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明朝好丈夫_ 第三百三十章:你是痛快了 朕却为难了-

时间:2021-05-28 16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上山打老虎额小说明朝好丈夫 第三百三十章:你是痛快了 朕却为难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正文 第三百三十章:你是痛快了 朕却为难了

    第三百三十章:你是痛快了朕却为难了

    坤宁宫香烟霭霭,靠着凤榻是一处小几案,案上摆着香茶,刚从江西送来的庐山云雾。//. 78 无弹窗 更新快//茶水带着馨香,乍然闻之,百骸皆舒。

    坐在凤榻上的张皇后手依着高枕,霞衣披落遮住了罗裙,一双凤目时张时阖,深邃悠远。

    坐在榻上另一侧的朱佑樘端起了几案上的茶盏,一炷香到现在,他没有吭声,脸sèyīn沉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而侧坐在这塌下的朱厚照则满是悲愤,口里絮絮叨叨,朱厚照所讲的,当然是那一日的情景,学生军cào练,火铳炸膛,柳乘风勃然大怒,将他劝走,而现在,柳乘风却关押了起来,押在了顺天府的大牢里。

    朱厚照被柳乘风态度坚决的劝回去的时候,心里还有几分不悦,柳师傅明明没有将他当自己人,有了事却是将自己支开。可是等到柳乘风大闹工部的事传出来,朱厚照呆了。

    柳师傅对他的拳拳爱护之心,朱厚照岂会不明白,他自呱呱坠地,爱护他的人从来不缺,可是朱厚照比谁都聪明,岂会不明白,那些爱护他的人,不过是想从他身上得到所要的东西而已。柳师傅却不一样,明知这一次要出事,换了别人,多半是怂恿自己去闹,如此一来,既可让自己做挡箭牌,又可狐假虎威,偏偏柳乘风就如他的父皇一样,首先要做的,却是将他藏在自己的身后,天大的事,也是柳师傅顶着。

    到后来,朱厚照才明白临走时柳乘风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,有些事还是回避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柳师傅为了自己的声誉,宁愿身陷牢狱,也不愿意牵涉到自己身上。爱护之情,可谓真切。

    朱厚照急了,整个人失魂落魄起来,将自己关在书房里,写了一些字,这些字都是柳乘风jiāo给他的课业,越是写,越是心luàn如麻,握住那笔时,朱厚照甚至想起,柳乘风教导他行书时,握住他的手,一边讲解,一边牵引着他的手臂在纸上行文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殿下就是未来的天子,大明苍生,江山社稷尽皆维系殿下一身,因此,殿下的字一定要练好,否则将来批阅奏书,岂不是要教文武百官们笑话?”

    这些话,朱厚照以前听的似懂非懂,甚至当时心里还在腹诽,将来本宫若是做了天子,谁敢笑话本宫?

    只是现在想起来,却不禁泪眼婆挲。

    朱厚照搁了笔,随即就入宫了。事到如今,得把话说明白,他是个倔强的人,自懂事起,就不曾对着父皇母后哭过,在他眼里,男子汉大丈夫,岂可挥泪?只是今日,说着说着,他的眼眶便不禁朦胧了,强忍着没有掉下来的泪水,总算期期艾艾的把事情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朱佑樘没有做声,这才几天,前些日子还在夸柳乘风消停了呢,谁知又闹出了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对朱佑樘来说,任何事都需从利弊的角度出发,柳乘风闹工部,虽然占了理,可是现在那席敏重伤,这是什么?说是蓄意谋杀朝廷命官,却也不算栽赃。况且朱佑樘知道,柳乘风这一次打着的幌子,是火铳……

    火铳就关乎着造作局,造作局里有什么幺蛾子,内阁知道,朱佑樘也知道,这烂摊子,早已糜烂了几十年了,从文皇帝到现在,为何无人根治?

    朱佑樘励jīng图治,明知造作局里有鬼,又为何不根治?

    不是朱佑樘不想,而是这里头牵涉太大,朱佑樘没有这个勇气。

    若只是牵涉一个工部,朱佑樘快刀斩luàn麻,也就是了。可是朱佑樘明白,造作局里牵涉的何止是一个工部,这里头,关乎着边军和京卫,不少边军和京卫的将领都牵扯其中,与造作局休戚与共。若是朱佑樘向造作局动手,会是什么后果?

    任何东西,牵涉到了京卫和边镇,就变得无比敏感起来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虽说朝廷对军队控制还算严格,可是一旦大量的武官生出愤恨之心,难保不会出luàn子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事,文皇帝在的时候无解,历代先帝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朱佑樘也只能随bō逐流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柳乘风这家伙,居然把造作局捅了出来,现在的朱佑樘能有什么选择,难道借机去把造作局捣个稀巴烂?若当真如此,事情只会越来越糟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朝野,都是一面倒的指责柳乘风,京卫和边镇,都在盯着宫中的一举一动,若是自己一旦采纳柳乘风,从而对造作局动手,立即就会引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朱佑樘深吸了口气,yīn沉着脸,什么都没有说,这时候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朱厚照说完了,见父皇不吭声,便道:“父皇,明明是工部无法无天,现在顺天府拿的却是柳师傅,这是什么道理?父皇若是不为柳师傅做主,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朱佑樘叹了口气,道:“这件事没这么简单,柳乘风这一次,朕也未必能保全他,平时就和他说,不要意气用事,他的用心,朕能体谅,可是他行事太过了,要补救,只怕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看着朱厚照一副失望之sè,张皇后轻轻一笑,低唤一声道:“陛下此言差矣。正如陛下所说,柳乘风行事是孟làng了一些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工部那边胆子是太大了,太子亲自督军,他们却jiāo割这种低劣的火铳来,还伤了这么多将士,现在想来,臣妾还后怕着呢,陛下想想看,若是当时是厚照放的火铳,不是那些将士,厚照若是伤了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朱佑樘听了,不禁紧张起来,张皇后说的没有错,若是这火铳是朱厚照放的,自己这唯一的独子,岂不是也要遭殃。想到这里,朱佑樘的脸sè骤变,朱厚照是他唯一的血脉,是大明未来的天子,工部那些人未免也太张狂了,厚照亲自督军,他们贪渎倒也罢了,至少也该拿些好的火铳出来,也是天幸出事的不是太子,否则朱佑樘非要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张皇后见朱佑樘动容,莞尔一笑,继续道:“想必柳乘风正是因为如此,才生了这么大的火气,陛下,厚照可是柳乘风的mén生呢,平时对厚照可谓爱护有加,若是在寻常百姓家,这师长就如半个父亲,柳乘风爱护太子,想必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才生出愤慨之心,脑子一糊涂,才出了这么大的错。其实柳乘风的心也好的,就是这孩子太冲动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一番话,直接将柳乘风的弥天大错变成了小错,可是道理上却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朱佑樘沉默不语,语气不禁缓和下来,道:“朕岂会不明白柳乘风的好意,虽然做事莽撞了一些,可是这心思却是耿直的,只是这件事,没这么容易。朕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。厚照,不如这样,柳乘风现在在顺天府,暂时就先让他在顺天府里关押着,可是寻个时间,去顺天府的大牢里见见他,告诉他,令他不必慌张,朕在宫里自然保他平安,只是这件事还需要等个时机,眼下清议汹汹,只能委屈着他。还有一样,他现在既然在狱中,也该面壁思过,趁着这次机会,好好的想想自己错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从榻上站起来,负手踱了几步,眼眸变得锐利起来,继续道:“至于工部那边的事,让他不必再纠缠了,这件事只能大事化了小事化无,该说的,朕也说了,想必他知道该怎么做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听了父皇的话,心知父皇这是打算关照了,严重的水雾还没有揩干净,便不由笑了起来,连忙道:“谢父皇恩典,儿臣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匆匆向张皇后行了个礼,告辞出去。

    朱佑樘看到朱厚照欢欣鼓舞又是雀跃而去背影,不由摇摇头,对张皇后道:“朕的这个儿子,一点儿也不像朕,和那柳乘风一样,xìng子都太不沉稳了。”

    在张皇后眼里,儿子什么都是好的,自然为朱厚照辩护道:“沉稳有沉稳的好处,可是城府太深,也未必是什么好事。学着柳乘风有什么不好,痛痛快快,这才是丈夫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苦笑:“朕何尝不想痛快,只是许多事牵一发而动全身,柳乘风他们倒是痛快了,倒是教朕为难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道:“陛下打算什么时候下旨意放了柳乘风?”

    朱佑樘一时也拿捏不准,说实话,他现在连正午的廷议都不敢召开,生怕到时候,又是排山倒海的弹劾,可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文武百官们是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,现在工部闹得jī飞狗跳,全天下的官员都是同仇敌忾,这件事要收场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朕需要一个契机,且将眼下的事放一放吧。”朱佑樘吁了口气,只能暂时先拖着,不敢立什么保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有五天,一个月又将过去,老虎能求一点月底的月票吗?

    !@#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